1)第四五二章 雪如意_菩提春满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一场闹剧最终在老板连哭带嚎的恳求下偃旗息鼓,双方借着酒劲儿俱是吵的面红耳赤,这下虽然消停了,却仍隔着夹在中间的可怜老板瞪着对方,看那架势是谁也没服谁。

  一顿饭吃成这种局面,委实没有再吃下去的必要。不消片刻,皆吃了一肚子气的各位客人,冲着对方气哼一声,甩袖回了自己楼上房间,完全不顾老板吆喝着要赔钱。

  如此一来,一楼堂中只剩秦楼安粉黛,以及旁边那桌自始至终未曾参与争执的东景客人。

  秦楼安打量了眼隔壁桌上的四个男子,看穿衣打扮应是颇有资财的商贾之人。其中一个玉面羊须的中年男子,正居四方桌上首,应是他们领头的。

  除了她们这桌和隔壁那桌,此时一楼还剩正指挥店小二收拾桌椅板凳、残羹剩饭的客栈老板。看着打碎在地的碗碟、缺了腿儿的凳子,那老板直心疼得捂着心口哎吆乱嚎。

  秦楼安见此心里十分过意不去,想着适才争执打闹她虽未曾身涉其中,然根由却在她身上。

  从袖中取出荷包,秦楼安起身走向那老板,说道:“还请老板清算一下财物损失,在下愿意出钱补上。”

  老板闻言一下愣住,捂着心口将秦楼安上下一打量,见她扬了扬手中荷包,似乎不是在和他开玩笑,遂说道:“这位公子适才好像并未损坏我店财物,此事与你无关,你为何要赔?”

  秦楼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她总不好说她就是西风女帝,皆是因为她假装怀有身孕,所以才引起了刚才的争执。只怕现在就算她这么如实招来,这店老板也不会相信。

  秦楼安:“老板不要多心,在下只是同为西风人士,见不得同国之人与他人争执打闹,损坏他人财物却不知赔偿的蛮横行径。还请老板清算财物损失,让在下代为弥补。”

  那老板一听,脸上心痛之色顿时一扫而空,竖起拇指连连称赞秦楼安道:“没想到这位公子年纪轻轻,竟还有如此侠义心肠!既然公子有心行仁义之举,那咱也总不好拒人之美。不知公子如何称呼?”

  此时秦楼安不敢说自己姓秦,笑口答道:“在下姓雪。”

  “原来是雪公子。”

  那老板抱拳一礼,接着看向地上清理出来的破碎碗碟等物,大概算了个钱数后,对秦楼安道:“不如我看这样,雪公子只需赔偿一半,剩下一半就由我们自己补上算了。”

  “依在下看,还是由我们与这位雪公子,双方各赔一半。”

  正说话间,原先安静坐在一旁吃饭的中年男子突然开口,秦楼安转头看去,只见是那个玉面羊须的男子,也自袖中取出银袋,正起身朝这边走来。

  到跟前时,男子朝秦楼安与老板各自拱手一礼,说道:“在下虽只是东景一个商人,然与这位雪公子一样,同见不得国人蛮横无理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cics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